top of page
  • Mafiana

恋爱回忆03·曾经也想炼成女海王

和他正式认识这一年里,我找了工作、谈了个恋爱,差点结婚。

男方妈妈有点mean,和她儿子一起pua,以我的感觉,是多少希望我成为他儿子的第二个妈,嫁过去之后相夫教子生孩子,顺便给她养老,非常划算的买卖。


但也多亏了这个阿姨,我才有了个“不给别人妈养孩子”的原则。

现在看来,这个ex可能是潜在的回避型依恋人格,在极度自卑和极度自负里,两边横跳,经常冷暴力,却又没有安全感,和他两处非常疲惫,这样的关系状态导致我panic attacks进了两次急救。


第二次进急救的时候,这位ex看见我躺在病床上吸氧,摇了摇头说,你根本没事,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。我当时觉得,我的命比较重要,我的人生只有自己救自己,不能给他们玩成这样。

出院后果断说了分手。


这期间我和他偶尔闲聊,他跟我说他找了个女朋友,可能会结婚,pyq也发的合照很幸福。女生是典型的白富美,全方位吊打我这个小菜鸡的那种。

每次看他发圈,我都会发出“有钱人的女朋友怎么可以这么漂亮”的由衷感叹,用的是那种很酸、仇富、还有点嫉妒的语气。也不知道是嫉妒他,还是在嫉妒白富美。

但我心里知道,这是人家的生活,和我没什么关系,我不过是个看客。


这一年,他生意终于稳定下来了,车也换了。这些都是我从他pyq知道的,看着他生活风生水起,反观我这边,分手后的鸡飞狗跳,毕业后找工作也是一地鸡毛,生活里没有一件事顺利,心里落差是很大的。


我总结原因,是自己不够优秀,不够强,没能没和他站在一个平台上,是没办法平等交流的,所以尽管有时真的很想问他点事,却因为不想显得自己无知浅显,我最终选择了不联系。何况人家有女朋友。


除了逢年过节,我不会给他发消息,他也不联系我。互不打扰,各自生活。

就这么过了小半年。


第二年,我分手后开始复盘过去的感情生活,想弄明白到底为什么老是遇到渣男奇葩。俗话说,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,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。

我知道,我得自救。

我开始看心理医生、吃药、运动,心理医生是个印度哥,说话小翘舌音很可爱,建议我说,试着去多认识一些男生,知道自己的喜好和对感情的想法。


现在回想,我觉得心理医生的本意是:你应该多和身边的人走动,和朋友一起爬山、吃饭、唱K,拥有健康积极快乐的人生。

可当时的我有点病急乱投医,加上有点急于求成,难免会理解偏差,于是我理解成了:你需要多约会,多和男人聊聊,学习男性思维,增加阅历和见识,努力做个海王。


就这样,我开始玩约会软件,学着人家搞快餐式约会,想说把我大学四年落下的约会都补回来。但显然我并不了解约会软件。一方面,我其实很惧怕和不熟悉的人发生关系,且不说疾病预防,要在一个不熟的人面前脱光衣服,这得有多自信的人才能干出来?这和露出的唯一区别可能就是观众人数的不同吧。


另一方面,我喜欢有情感基础的沟通和暧昧,得吃饭、聊兴趣,找到共同点,到兴头上再…不说了,流程很复杂,就算做到了,也未必能让我脱衣服。(不然我和他不会7年还是这样子)


而约会软件上遇到的,更多的是上来就直接表明yp、报个人信息表。我看着对方发过来的裸照、体重、身高、吊长,感觉这不是在约会,更像是在给人家做年度体检,看图说话,检验他的性能力是否超过平均水平,并要用委婉的语气告诉他,亲亲不好意思啊,你这个不达标呢。再被对方骂句不知道好歹。


就这样,半年多时间和男人聊天、约会,然后复盘、总结,下头的速度远超上头速度。

我感觉我在谈一种很新型的恋爱,大海捞针,猴子捞月,随便你叫什么,我最后只捞上来个位数,吃了饭见了面,睡了觉,再也不见,最终能留下的人,一个也没有,就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。


但我心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亏得这些经历,这一年,我终于对感情有了很深刻的理解,也开始知道自己喜欢的类型,自己的xp,摸索中,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
我发现,原来我一直很自卑,骨子里的自卑,才会让我在感情上处于弱势;总想着对一个人百般好,却总把自己的需求放在次要,时间久了也会迷失自我。

其次,我总是把我的自信,放在别人身上,对方夸我,我很自信,对方说我不行,我就焦虑不安。


在聊了很多人之后,我终于切身体会到,男人为了睡一个女人,是真的什么话都敢说的,从青梅竹马,给你说到功成名就,言情小说大纲都能给你写明白。

所以把自己的自信、希望、等一切压在一个这样的男人身上,那你真的是蠢得脑子被猪吃了。

女人们,清醒点吧,长点脑子


对性爱、对感情的意识终于觉醒了,我又开始琢磨着,要做一个对自己有掌控权的女人,做一个能尽情享受感情带来的多巴胺的人,而不是为了让对方喜欢我而患得患失。

我当时给自己洗脑:你喜不喜欢我,关我p事,我爽就好了。(这个想法比较极端,不推荐使用)


但实际上,我发现我一旦想明白,看清了感情对于我的价值本质,我反而没那么想去和人约会了,都不如学习和搞钱带给我的快乐多。


在我玩了半年后,最终把些app卸载了。说实话,互联网上认识到真爱的几率太低了,我想要的男人,他住的小区,可能都不通网吧。


就这样,我找到了全新的自己,带着明确的目标继续努力,基本上也忘了他这么一个人的存在。


0 則留言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性生活刺客? 焦虑敏感性

有高焦虑敏感性的人会过度担心这些身体反应,觉得它们预示着可怕或危险的事情要发生,比如心脏病或失去控制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