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Mafiana

恋爱回忆04·第一次暧昧小约会

直到认识的第四年,新年刚过没多久,我和他互道新年快乐才发现,我们已经一年半多没说过话了。


新年刚过没多久,他忽然发消息问我要不要吃个饭。


那时候我刚工作,总觉得时隔这么久忽然找我的人,要么借钱、要么卖货、要么想要内推。他显然都不需要,所以我真的很好奇,他找我干什么。


我更想知道他那个婚到底结没结,因为之后朋友圈里,也没见他晒过夫妻合照,带着想听八卦的私心答应了。


和他约了一家新开的餐厅,环境也挺好,一年半多没见,他稍微老了一点,身材依旧很好,看得出来平时健身管理很下功夫,他比我高一个头,穿了个很显年轻的帽衫,只是人看起来有些疲惫。


这次我迟到了,到的时候,他早坐在卡座里等我,看着我走向他,逐渐露出笑容。


我故意逗他:哥,你看起来老了。

他嘴上说着你怎么说话的,还是稍微介意地探身过来问我:我真的老了吗?

我哈哈一笑:骗你的,你都没秃,还很帅的。

他没接话,盯着我,用一种看不透、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
我们点了吃的,他叫了杯酒,开始问起我的近况。我没回答,反问说,你约我出来的,你先说吧。

他愣了一下,又笑,我想他今天心情挺好,估计最近发生了什么好事吧。我看他笑,觉得他宝刀未老,还有点帅。


他告诉我,他和女友分手了,谈了三个月本来要结婚,结果临近婚礼,女方和她父母忽然反悔,因为女方的前任想娶她了。


他有些忿忿不平:我和我她都是冲着,年纪到了,结个婚好给家里一个交代,结果这么狗血的事也能发生在我身上,果然是老了啊。

我看他有点难受,连忙安慰说:不老不老,还是很帅很年轻的。

他白了我一眼,一副不用你告诉我的表情,说:你不懂的。什么都准备好了,结果不结了,最后收拾烂摊子的人是我。


我有点赌气:我怎么不懂,又不是只有你差点结婚,我也不小了。

他:你结婚了?

我这才跟他说这两年我都经历了什么,说到最后,我提到睡了几位男嘉宾,他原本严肃认真的表情,忽然笑出来,说,只有这几个吗?


我挺不开心他这么说我的:我标准高,这是经过筛选的结果。

他:挺好,女孩子就要标准高一点,才不容易吃亏。

他自己品了一下,又补充道:你的确需要多约会,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。


他告诉我,过去一年,根本没空约会,工作的原因,他需要到处飞,也试过约炮,但他发现他还是接受不来,想谈恋爱,也没有心动的,和女生出去吃饭约会,更像在走一个流程,很少有人能坐下来好好聊一聊。


我:你要是觉得咱们吃饭效率太低,以后改成打电话我觉得也可以。

他:瞎说什么呢,你不属于那一类人。


那我属于哪一类呢?


我当时很好奇,但没敢问下去,想着他估计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解解闷,而我的确是个不错的听众,所以我撑着头继续听他说。


餐厅氛围很好,客人都低声细语,玻璃瓷器碰撞声里,还能听见一点钢琴曲,光线也恰到好处,不算很昏暗,我看的见他的表情,有些朦胧。他问起我的病,我说已经能控制住了,就是不能喝酒和咖啡因。


他:那岂不是失去了很多乐趣,微醺的那种感觉才是最有意思的。

我:微醺的感觉又不只是喝酒才能达到。


我本想跟他说,现在这个环境就很能让人醉意上头,但这话说出去就很暧昧了,所以喝了口水,把话岔开了。


他提到他最近也不想那么频繁的喝咖啡了。我说,我们其实并不需要那么多咖啡因。


他:但是不喝人会犯困,会心慌,你看,我都有戒断反应了。

我:任何事物成瘾一样的,你戒了会发现其实你也没那么需要它,头脑说不定会更清晰呢。


他忽然很赞同地点头:那可以试试。


就在我们聊天的时候,隔壁桌刚好求婚。


女人激动的捂着嘴,男人单膝下跪,举着戒指,身边的朋友替他们拍照,女人流着泪戴上戒指和男人拥吻,餐厅里爆出热烈的掌声。


那一刻我感慨良多,又看向他,他和我一样,露出一丝无奈又看戏的表情。那一刻我想起那句话:婚姻是一座围城,城外的人想进去,城里的人想出来。


而我和他,不偏不倚,正好骑在了墙头上。


他看着那对喜极而泣的小情侣问我,你当时为什么要结婚。我说,我其实不知道,但我心理医生觉得,我是出于对找不到对象的恐惧。


我:多少有些道理吧,我的确怕错过这一个,就找不到更好的了。

他:是吗?那又为什么分手?


我:当时觉得我宁可孤独终老,也不想被折腾到进急救。我说着有点走神,又去看那一桌订婚的情侣,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羡慕这种状态,由衷希望他们能幸福。


我又说:这两年约会也发现,永远都有更好的,更值得的,没有人是不可替代的。


他认真地思考了一下,纠正道:我觉得人必须见过才知道什么叫选择,你之前那是没得选,所以才会被男人骗。现在见多了,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了,剩下的就是去找了。


我笑着跟他说哪有那么容易,真想用大数据ai给我自动筛查。


他说你倒是会投机取巧,我说这叫效率化决策,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,身边都是白富美,遇不到人渣,也是一种好运气。


他笑,我看着他,发现他眼角有一点点浅浅的纹路,向上的,以前没有,多了一丝成熟男人的味道。他接下来的话,在我当时看来,是有些意味不明:温室里的花朵,终归只是供人观赏的。


后来,我们又聊到结婚的一些事。


他:婚礼我会想招呼亲友参加,但我会把求婚留给我自己和对方。求婚这事对我来说挺私密的,是两个人的事。


我:我要求没那么高,阳光刚好,心情刚好,感觉刚好的时候,两个人,不需要多少仪式感。


他已经有点醉了,喝着不记得第几杯酒,眯着眼睛,一手托着下巴,指了指我,说,你这种才是最难满足的。

我拒绝承认,我说我要求很低的。


他摇头,一般这么说的,追求的是一种氛围和感觉,那种实打实跟你讲条件的才最简单,你这种……根本摸不清喜好。


我说哥你醉了,开始说胡话了。


他叹气说,你就是太聪明了。

我说,我要是聪明,也不会被男人骗了。


他摇头,指了指我,你那时身边没这么多选择,现在可不一样了。


我又听着他念叨了好一会儿,这些话其实对我后来很多想法和决策产生了很深的影响,但这都是后话了。


我们在餐厅坐了三四个小时,中间服务生来催了几次,给了我们不少白眼。结账的时候我准备和他A,他拦下说,认识这么多年,我们也没吃过几次饭,区区一顿饭不会让你出的。


我说以前我是穷学生,的确出不起,现在工作了,有经济能力了,和你A一顿饭我还是可以的。


他就是不同意我付钱,我说行吧,那我付小费吧。


所以留了一笔丰厚的小费给刚刚翻我白眼的服务员。他开始心疼钱,说人家态度那么差,你怎么给那么多消费。


我解释说,因为我们占着位置不走,她接不了下一批客人,这一晚因为我们,她根本赚不到钱。


说着,我想拿笔在小票上写感谢的话,让他等我一下,跟他说不好意思,理解我一下,还得给人家说一声谢谢。


他的确是喝醉了,站着都有些飘,挨在我身旁,身体微微前倾,几乎要贴在我身后,语气很耐心的说:不着急,你慢慢写。


我又闻到了他身上香水味,带着点淡淡的烟酒气,和几年前那个味道一模一样。


0 則留言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性生活刺客? 焦虑敏感性

有高焦虑敏感性的人会过度担心这些身体反应,觉得它们预示着可怕或危险的事情要发生,比如心脏病或失去控制

Commenti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