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Mafiana

恋爱回忆05·我当时睡了个弟弟

后来20年初那会儿,疫情开始了,国内已经封了,但我这还一切照旧,参加活动认识了一个弟弟,妥妥的小奶狗。


气质好,清爽,好看,阳光,下面和身高加起来肯定有2米,声音麻酥酥的,奶奶的叫姐姐,像是现在那些奶狗声优大大照进了现实。


人也非常聪明,很灵光的样子,学习很好,一开始文质彬彬的,正好赶上国内春节,弟弟问我春节怎么过,我说一个人,弟弟说,那怎么行,过年氛围感要足,然后提着两包零食,开车到我家楼下给我送年货。


我当时以为弟弟想睡我,结果到我家门口丢下东西就跑了,我回家打开年货一看,里面还有个小红包,装了五十块钱。


弟弟说,那是给你的新年红包,过年,要有仪式感。


我看着那零食想,这小混蛋,鸡贼的狠,这回我就算不想约出去都不行了,必须请吃饭啊。


于是我俩约了吃饭。


那段时间也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,他问我春节怎么过,我就把这事跟他说了,他听得有些无奈,念叨着,现在男生心机真重,这明摆着想睡你。


我说我知道啊,我也有这意思的。他提醒我,你小心别被骗了。


我说我没什么东西可以骗,感情给不起,要钱也没有。


他蛮认真地回了一句:那也未必。


不得不说,弟弟真的香,对于当时不想找严肃关系,只想享受暧昧快乐的我来说,真的是个很好的选择。


我和弟弟约了一次会,睡了两次,做了全天下女人都会做的事,关系一直是轻松愉悦的,不用想很多,偶尔想起来就聊聊,想不起来,各自安静度日。


我们也没给这个关系任何定义,也从没讨论过,对于当时的我来说,这个状态刚刚好,好像一切都有余地,一切都是开放性的。


但我也知道,是我不想负责,也不想被人干预生活。


中间他也偶尔会问起来,你和你那个小屁孩关系怎么样了。


我说人家是弟弟,不是小屁孩。


他旁敲侧击地暗示我,年纪太小的,床上技术不行,我当做没听明白,根本不理他。


但他说的没错,弟弟的确是这样,doi没有技巧,全靠真材实料。


嗯。也行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我和弟弟约了三次会后,开始居家办公。


接下来的一整年,我都在家办公,真要把人憋疯。


刚居家没多久,公司借着疫情的理由,开始内部开始重组,我的部门被合并了,原本的上司换了人,新上司是个自大老白男,经常给我穿小鞋。


每天都要和他斗智斗勇,真的很烦,工作上不顺利,导致我郁郁寡欢;同时每天在房间里,看着眼前的一亩三分地。


想到工作不能发力发光,看不到晋升希望,还必须每天面对着狭小的房间,当时疫苗没出来还不敢出门,像被生活卡在了试衣间,还不是优衣库的那种。


可我那时,根本不知道怎么办,我太想摆脱现状,太想要一个灿烂的结果,反倒因为着急,把自己弄得更焦虑又不安,惶惶不可终日。


这种时候,我发现,找弟弟,是完全没用的。


倒不是弟弟不会共情,而是弟弟听了我的事,会担心这以后就是他要面临的问题(也没错),于是想到自己学业的惨状,想到自己的求职问题,想到同龄人的竞争……紧接着他那不可一世的焦虑,仿佛会变成贞子,尖叫着从我手机里爬出来。


最后倒成了我安慰弟弟,说没事的没事的,你比我好多了,你会好的。


听弟弟在电话里跟我嘤嘤嘤,说着考试没考好的悲伤记忆,我也会忍不住想,原来真的有男生哭的时候嘤嘤唧唧的呢。


与此同时,他也居家了。


他公司事业稳了下来,疫情给他的冲击力不是很大,也归功于他平时基础打的扎实,正好趁着疫情,准备休养生息,于是选择留下来在我的城市,过点闲散王爷般的小日子。


他车也升级了,开回了以前的奢侈牌。尽管后来有了居家令,但并没有很严格限制个人出行,我为了安全,在晚上没人的时候,会去公寓楼下的公园里走两圈望望风。


说实话,深夜十二点散步还是有些诡谲,我怕被人当成采花大盗。


那时候全世界都暂停了,大家都在等疫苗,唯独他的朋友圈里,好像一点事没有,说是居家,晒的都是一些快活的吃喝玩乐。


导致我一看他发朋友圈就很烦躁,嫉妒又仇富,对比我每天脑壳疼的工作,和只有十几平米的生活空间,他却在过着我无法达到的理想生活。


加上我妈有点疫情焦虑,时不时还会跟我云吵架,那段时间里,我心态崩得像雪花,并开始非常理解那些想劫富济贫的人们。


结果没想到,竟然真有人做了。


年中那会儿,朋友跟我说这几天别出门,可能有暴乱。有一天晚上忽然街区里开始响警笛,外面吵吵闹闹。我打开新闻一看,当地人民在进行大规模零元购活动,并引起了警方的关注。


那个区域离我住的地方很近,我能听见人群嘶吼的声音,能看到冲天的警灯闪个不停,我的焦虑仿佛也要变成贞子从我心里爬出来了。


我朋友开始来问我状态,嘱咐我锁好门,我和室友一起在客厅看着电视上的实时报道,说实话,这种时候,不适合看新闻,不看的时候还有点希望,能安慰自己,没事的,没啥大问题。


看了新闻之后,一切都是大问题,新闻主播完全没有起到安抚你的作用,完全的、毫无余地的被吓傻了。我开始焦虑,有点惊恐,手开始抖起来,我也不知道我那时候脑子都在想什么…


但让我惊讶的事,当时最让我害怕的点,竟然是我觉得这个国家要完了,要陷入无政府状态了(但后来这种感觉经常发生之后,我反倒习惯了,嗯,这大概就是西方资本主义对我的洗礼吧)


我跟自己说,这都是很正常的,他们离我远着呢,没事的,没什么好怕的,你那么穷,最差也是人家抢个电视就跑了。这时,他给我发消息,问我现在还好不,外面是不是很吵。


我给他拍了窗户外面的小视频,刚好看到有几个零星的零元购分子跑到我这条街上,应该是为了躲避警察之类的。他们在街上吼着叫着,抱着刚抢来的包包衣服,我立刻关上窗帘。


他说,一定要锁好门,你今晚报警,警察不一定能立刻赶到。


我本来就很焦虑,被他说完,情绪一下失控了,发语音冲他吼,都这种时候了,你能说点安心的话吗?我会不知道警察赶不来吗?那么多警察在那里,我会不知道我这边没有警察?……


像机关枪似的,嘟嘟嘟,吼完发现六十秒都过去了,那条语音自动发送。我赶紧撤回,结果他电话打了过来。


他:我来看看你还好不。

我:哪有人在这种时候说警察来不了的啊!

他:我是让你防患意识提上去,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自己的。


他说完,我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。


我当然明白靠自己这个道理,但是这种时候,我真的很希望有人能安慰我一下,告诉我说没事的,不要担心。现在一想到这就是我面对的现实,没人支援,全靠自己,瞬间情绪大起大伏,加上这几个月的居家令,和世界隔绝太久,情绪一下崩溃,我哭了出来,举着电话,带着哭腔骂他,你还是人吗?我当然知道靠自己啊!我从来没指望过任何人啊混蛋!我不一直都是靠自己一个人的吗!


他说,你冷静,我是怕你一个人在家害怕…

我边哭边骂他:然后你跟我说靠自己?


他:我是希望你警惕一点,你有时侯挺粗心的,你还焦虑,也没个男友,就你一个人…


我情绪爆发后,稍微稳定下来,但眼泪还在流,气不过:你还老说我没男友,没男友怎么了!我不能没男友吗!我为什么一定要有男友!


他:好好好…你单身自由快乐。


我缓过神,又问:你既然知道我会焦虑在吃药,为什么要跟我说这种话,你这是真的担心我?


他沉默了一会儿;对不起,我其实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你。


我:你知道有个选择叫闭嘴吗?

他:你今天好凶…

我:我一直都很凶。


又想到自己无端冲他发火哭嚎,还是有些过意不去,于是硬巴巴的说:虽然这次有一半是你的问题,但我也情绪不太好,抱歉。建议你下次别在这种情况下跟我摆事实讲道理。


他说好,接下来电话里一段尴尬的沉默,我说,那没事我挂了。


他闷闷地说,你挂吧。


我挂了电话,心理有些愧疚。其实那晚,和我说警察不一定会来的不止他一个人,大家都知道,这是事实,也都明白,这种时候,只能自己保护自己。我可以和朋友心平气和地互相安慰着,支持着,那我为什么会对他生气?为什么会情绪失控?


因为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吧。


0 則留言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