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Mafiana

恋爱日记09·还是冲动了

哦,fck……接我、吃饭、看电影…我开始回忆这整件事,和诸多细节,终于得出结论,有很大几率我们是在约会,难怪朋友叫我灰姑娘。

要知道,约饭和约会是不一样的概念。对我而言,约饭是我们吃个饭,聊聊近况,各自回家;约会里,吃饭就好比一个前戏,你是在为接下来要发生的所有事情,补充体力。

而我们,已经进行到看电影了。我心跳又开始快了,这次是紧张和不安,好吧,其实很期待,但我不能承认,因为万一我自作多情怎么办?我连在心底承认,我喜欢他他也可能喜欢我,这一事实的勇气都没有。

站在那,人有点懵,很需要一个人来确认一下我此时此刻的判断,是不是正确的。于是我打开了google,决定搜索“男女好朋友一起看电影是什么意思”的类似问题。接着,看到一条回复:你能这么问了,就说明你俩之间有意思呗。

行,这位用户XXXX大哥,就听你的了。

突然他从我身后冒出来,拍了一下我的肩,说,走吧。我赶紧收起手机,跟上他,脑子里开始循环播放:你俩之间有意思,有意思…

影院内坐的挺满,他选的位置靠后边过道,很偏,坐下后,他把手放在座位中间的把手上,跟我说,一会儿你要是不舒服,可以拉着我的手。

我看着他,还有他的手,连大脑都开始一跳一跳了。不行了,我憋不住了,玩不过他,我投降了,放弃了,这游戏我认输,放过我的心脏和大脑吧。老师说过,不懂就问是美好的品质。于是,我深呼吸一口气,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冷静、理智、聪明、情绪稳定:哥,问你个事,我们…这算是约会吗?

他侧头看我,很冷静,声音沉沉的,点头:嗯,是的没错。

我倒吸一口气,忘了吐出去,又问:啊,那…这是那种男女关系的约会,还是那种兄弟之间的?就是说,什么性质?我说着,还在我俩之间比划了一下。

他瞪大眼睛,被冒犯到地看着我:当然是男女关系!你到底在想什么?

我:…没事,就问问…

我努力让自己心跳不要太快,提醒自己别忘了呼吸,记得深呼吸,他担心地看着我问,你没事吧?我说我没事,你刚刚是不是算跟我告白了?

他点头,人靠了过来,用只有我听得见的声音说:嗯,我喜欢你。

我的心率啊,我又开始深呼吸,让自己冷静,暗自伸手去抓包里的药盒,没事没事,大不了吃药。他忽然伸手握住我的手,和我十指紧扣,我的手因为紧张冰凉凉的,他手却温暖又舒适,我微微用力捏了捏,感觉稍微好了一点。

我接着问:你怎么可以这么淡定…

他沉吟片刻,说道:我本来想等明天的,但择日不如撞日…

我:嗯…但你为什么可以这么淡定…

他干笑:哦,我吗?我没有啊,我也紧张,哈哈,我这辈子第一次和女生告白。

我:哈?

他忽然拉起我的手,放在他胸口,我感觉到快速、有节奏的狂跳,像被烫到一样,我触电般的抽回了手。

我脑子更乱了。一时间不知道从哪儿开始问,比如你是喜欢我?还是想睡我?你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打算的…各种问题堵在一起,卡在喉咙里。

这时影院灯光暗了下来,预告片开始播放,他把我的手扣在他的手里,紧紧的,暖暖的,温厚有点粗糙感。

他再次凑到我耳边,轻声说道:你要是难受,我们可以出去。

我和他十指紧扣还挺安心,心跳并没有平静,脑袋开始晕乎乎的,但我想坚持一下,于是摇头说,没事。

他又问:要我抱着你吗?

我身体一紧:不…倒也不必…

他又说了什么,可背景音很大声,我没听见,不得不靠近他,他把头凑过来,嘴唇几乎贴在我耳朵上。热乎乎地声音传来。

他:我其实这些年一直很后悔,当年和你在中餐厅吃完饭,就该睡了你。

我的心咯噔一下,完了,我今晚真要和他睡了。他看我没反应,轻轻亲了一下我额头,像被小猫鼻子蹭了一下似的,软软的热热的,又接着说:你别想得太多,我是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,但不论你想怎么做,我都尊重你的选择,你想按怎样的步调来,决定权也在你,所以不要着急。

末了,他声音忽然一沉,缓缓地,又补了一句:但我…是真的很想很想睡你。

他把很想两个字咬得很重,热气喷向我的耳朵,我脸热得像蒸过桑拿。我当时知道,我得说点什么,但思绪早乱成一堆毛线了,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,我甚至开始思考想要什么样的关系,要怎么跟他我对感情的想法,我是不是也要告白一下……以前有多游刃有余,现在我就有多卡壳。

选择太多了,到底哪一个选项才是最好的?我不知道。

曾经幻想过无数次,可真的发生了,我却发现那些幻想都不过是一种自我沉醉,眼下我需要面对的是两个人切实的关系,并且已经发展到我需要做出回应的阶段了。着急,焦虑,这对我来说,显然不是一场电影能想明白的事。

他握着我的手,替我撩开耳边的头发,时不时扭头看看我。

他:你真的没事吗?我是不是吓到你了。

我摇头:没有。可我心里在呐喊,是的,你吓到我了……你不能这样一股脑把所有选择权、决定权都丢给我,你让我一个想太多就焦虑的人怎么处理这些信息?

电影已经开始,我完全看不进去,脑子乱糟糟的,甚至感觉难以呼吸。我坚持了一会儿,果然不行,我得出去,不能再在这里呆着了。终于,我倏地站起来,起身离开座位,朝影厅出口走去。他想抓住我,没来得及,也起身跟在我身后。

我越走越快,出口有一段很长的下坡通道,电影开始后,便漆黑一片,我什么也没想,低头往前走。只听他在我身后喊着我名字,低吼一声:不许再跑了,你给我回来!

我被那声音吓了一跳,脚步迟疑,下一秒他从身后抓住了我的胳膊,把我半推着,带向通道的墙边。

他身体压上来,腿抵住我的腿,半个身子都贴在我身边,不让我走:你不能一遇到问题就逃避。

我说,我没有逃避,我只是需要喘口气…我要想一下…

他:你想有什么用,你只会越想越焦虑,越想越退缩,不要想,跟着直觉走一次不行吗?

我生气,在电影背景音下冲他喊着:那你不要把选择权和决定权都丢给我啊!你倒是把自己摘干净了……

我忽然停下,因为他直接扯下我的口罩,吻住了我,没让我说完,浅浅地、轻轻地、贴上了一下我的唇瓣,软软的,冰冰的,我呆住了。

那一刻,影院里的声音都小了,一片黑暗中,我看不清他的脸,但我能感觉到他比我还紧张还兴奋,能感受到他杂乱的呼吸,和小心翼翼的试探…

他没有再进一步,缓缓松开我,在我耳边低语说:那就跟着你的直觉走,算我求你了好吗?

我的心一直在乱跳着,被他吻过的唇,还留有他的触感,短短几秒,我脑海中闪过很多念头,有担心有害怕有期待,我忽然发现,他说的很多话都没错,最差又能怎样呢?跌倒了站起来,失恋了走出来,搞砸了就重来,所以,管他呢?

他看我没反应,叹了口气,要转身走的那一刻,我急了,大脑里闪过一个念头:不能错过他!

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抓住了他,把他扯回来,双手圈住他的脖颈,仰头吻住了他。

他愣了一秒,瞬间反应过来,搂住我的腰,撬开我的唇齿,舌头滑了进来,带着某种要把我吃掉占有感,把我死死地压在墙边,另一只手轻抚着我的耳垂,慢慢滑落到胸前,又顺着肚子一路摸到大腿。我激烈地回应着他,彻底放空了大脑,心砰砰跳着,却感觉前所未有的顺畅活力,小腹热呼呼的,脑袋晕晕的。

他轻轻拉起我的裙子,伸手去探我两腿之间,隔着内裤摸这我的阴蒂。我猛地一颤,把他手打掉,推开了他。

我俩分开,愣在原地。这时工作人员推门走了过来,看着我俩喘着气,可能还有点狼狈,上下打量着我们,问:你俩是找不到座位吗?

我俩支支吾吾,他拉着我的手,说我们准备出去。

我喘着气,抹掉嘴角的唾液,腿软地跟在他身后。

他推开门,我们向着光的方向走去。





標記:

0 則留言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性生活刺客? 焦虑敏感性

有高焦虑敏感性的人会过度担心这些身体反应,觉得它们预示着可怕或危险的事情要发生,比如心脏病或失去控制

Yorumlar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