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Mafiana

有时真得不是谁逼你赚钱

感觉我写字记录的速度,总是赶不上他操我时产生的灵感碰撞,有些转瞬即逝的思绪就跟高潮一样,爆发之后如果不记下来,很容易转瞬即逝


这两天有朋友建议我把内容拿去小红书发一发,我其实很早以前就想过发小红书,但我非常不擅长粉饰我性欲横流的生活状态,我也没办法把自己包裹成一个精致的都市丽人,我宁可说自己是个俗气的女婊



我的形态更接近于单脚踩椅子,单手拿Rum,嘴里叼烟,披头散发,撸着猫狂敲键盘,但这种状态,放在小红书,且不说没人看,但凡我一开口,过审都是问题(听听我sps都在说啥)。



欲望一旦在别处肆意展开,是很难再装回盒子里的,像你在twitter上野惯了,回去玩微博QQ一个道理


说实话,能把生活平衡到完美,还能赚到钱,甚至年入百万,真得很厉害,可惜这种经验不具备实操性,因为每一个人的经历和背景不一样,站的位置也不同,我们过去所经历的一切,都是成为现在的自己并来到此时此刻的原因,它不可复制


我前老板从0到1财富自由只用了半年,因为他家给了他几百万初始资金。所以,当我老板说,你不要去担心做不到,赶紧行动起来埋头做个半年,不可能没有结果,我相信这句话的确有用,但效果之于我肯定达不到财富自由


在巨大的财富背景差距下,普通人想赚钱要明白几个残酷的道理:


1. 生活和工作必须揉成一团,你才能浅浅地让自己比同级的人,多赚那么一点钱

2. 这就是一场愚蠢又不公平的游戏

3. 你也可以躺平不玩,皮一下或出走


有时我也在想,所谓的时间管理,工作生活完美平衡,不过是管理者贩卖的童话;所以当生活工作乱作一团时,你不会去怪公司加班要求,怪工作任务太多,而是会自主反思:哎呀,我怎么又没能平衡好工作生活,真差劲


这感觉就像看到平时8点起床的女孩,非要模仿小红书博主的精致生活,6点起床做瑜伽一样;你都8点起来了,还想怎样?放过自己吧


我前老板有次跟我说:这世界上不存在所谓的work life balance(WLB),你的工作=你的生活


我很认同,因为人欲望的本体从来都只有一个,你又怎么可能把它分成两半放在不同的地方,劲要往一个方向使,才叫前进


可这又很理想化,如今这个卷到极致的时代,工作成为你生活目标价值的延伸,简直是奢侈。对我们大部分人而言,工作不过是一个赚钱的工具而已,所以我们小心翼翼地、像做分离手术一样,把工作这一块又黑又丑发着霉的东西,从我们身上挖出去,最好连记忆都能分开,这里不得不cue一下美剧severance


下面有这么一句:工人在劳动中耗费的力量越多,他亲手创造出来反对自身的、异己的对象世界的力量就越强大,他自身、他的内部世界就越贫乏,归他所有的东西就越少


大部分人都希望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东西,为了自己的价值、信仰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努力,做一些纯粹地自我价值的产出,而不是当一个工位上产出垃圾价值的社畜,于是我看到有人去搞副业了,有人辞职旅游了,有人干脆创业了


我打工的时候感觉很奇妙,因为一个好员工,是要相信公司信仰的,这就得让我压抑着自己的本性,保护好自己的野心和几乎灭得只剩烟的希望,还要在和人聊起梦想远方的时候,笑着说我想多做点,升个职


都是屁话,所以很憋屈


我是个无可救药的理想主义,我知道我可以做到什么程度,以前也做过;一旦见过了更多不打工的可能性后,再让我把我精心呵护的价值用在给人打工上,多少有些不值当,老板和工作就像dating app上遇到的男人,你多少知道他不配,但你总会有大脑划丝的瞬间觉得你们说不定有未来


我不想亲手创造出一个反对自身异己的另一个我,我想让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合二为一,并且我极度理想化的希望它能in a happy way


尽管我老板一再强调,我不具备一个魄力的灵魂,我还是走了,我也许没我男人和我老板有魄力,但我憋屈啊,我这么放浪形骸的人,怎么会委屈自己呢?


于是年纪轻轻的我,虽然做不了原地起高楼的人,但我可以当一只赶风口的猪啊。猪和人一样,能飞的概率是均等的,只是高低的分别,关键在于能飞


像我说的,这就是一场stupid and unfair game,如果想玩就要认真对待,并且做好某天信仰崩塌的准备;如果不想,那早点退出,去看看世界风光,去体验一下生活,游戏场上那点破事你也不会错过什么


我属于后者,我其实不知道我到底能不能打过这场游戏,但我知道这不是我的游戏,至少不是我想要的游戏;如今身边很多人都开始意识到这一点,大家纷纷退场


游戏里的人看着我们说:看看那群人,他们好傻啊,一无所有,还能那么开心


我们看着游戏里的人说:他们打架真有意思,兄弟,还想来点爆米花吗?


于是又是一个时代的围城


说这些,是因为我决定辞职去做点喜欢的事


我喜欢和我工作的人,喜欢我的老板(已婚带俩娃),喜欢我的办公室,喜欢我的团队,喜欢办公室里每天给我们送小零食的墨西哥清洁工,还有前台那个长得像阿拉贡的gay哥哥


可我唯独,不喜欢我的工作,我没有感觉到自己在贡献价值,尽管大家都说我做的很好,但我依然觉得有些压抑不快乐,像困在了一个完美的婚姻里,所有的一切都符合普世价值上的美好,唯独你们不爱对方


肯定有人会选择继续走下去,完全可以,但我是理想主义,我想要去探寻一下,工作生活合一的那种状态究竟是怎样的,我可以这么做,也能这么做,因为我钱赚到了、生活相对稳定、有一定经济来源,而达到这一切的时间,刚刚好三十年


比我预想的还早了五六年


我也希望,任何一个有自己梦想和想法的人,保护好你们的这些东西,不论你现在处于哪个阶段,墙的哪一边,你都有变好的能力和价值


有些事,需要你偶尔的念念不忘

0 則留言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