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Mafiana

蜜月手记·温柔的吵了一架

蜜月第三天吵架这种事,我有心理准备,真的发生时还是有些措手不及

我一直都觉得,刚结婚如果不吵架,两个人结婚过程中的压力、对新关系状态的不安,是很难表达给对方的,所以,在蜜月吵架,那完全就是不可避免的

因为我和他都放松下来,很多之前忙于生活工作创业没说的话,现在都浮出来了,不现在吵,真得找不到更合适的时候了

可因为吵架原因是他想开越野吉普,那感觉有点像逛商场看到一个玩具,不给他买,所以他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生闷气,男人至死是少年啊

吵架的问题,从来都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,至少我和他从来都不是,总是因为一些我们长期忽略的问题,在小事中不断累积,而这次的雨林吉普车,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

早上那会儿吃完早饭,回去路上他跟我说这事,他的意思是我焦虑已经好了,一年多都没发作,现在的担忧,其实是我对自己的一种自我设限

说完他还给我举了个例子,说我之前觉得自己不能喝茶,所以我只要发现有东西里含有茶的成分就会恐慌,但实际上我每天两杯抹茶拿铁,心率也依然稳如老狗

所以,他觉得我完全可以去雨林冒险玩得开开心心,也不会惊恐发作,只是我现在,还没能迈过心理上这道坎

我听完不服气,我说现在是在一个基础设施还没追上改革开放的国家,那雨林这种地方,是完全未知的自然环境,这里面能触发惊恐发作的因素……和我喝茶怎么能比呢?说到这里我有点生气了,因为我觉得他在尝试弱化我提出的问题

如果任意一方尝试去弱化另一方的问题,那最终就会忽视甚至无视对方的需求,这个平等的状态就没了

他说这个问题对现在的我来说,不论是咖啡因还是去探险,我的恐惧感都是一样的,但我早就克服过这部分,所以这些事本身就不应该当做很大的事来对待,弱化它,我才能走出舒适区

我知道他的出发点是在我对待未知事情的反应上,还是指出来说,我们最后总会有一方妥协的,但妥协不意味着,我们其中一个人的问题就不是问题

我当时脑子里过了好几个方案,归根结底我是害怕,我们之前在我焦虑症刚好没多久还去玩过跳伞,当时飞上天以为自己要死了,跳下去的时候感觉像个烈士,但飞在半空中的时候,整个人平静的像吃了Xnax

所以,我知道他说的话有一定道理

之后,我俩沉默着走回房间,他一生气就不爱说话,整个人都是生人勿进的状态,我说你要想去,你自己去,他扭头瞪我:我是来跟你度蜜月的,你不在场还算什么蜜月?

我看他凶巴巴的是真的不高兴,就说好好好

我们大概沉默了十分钟,他忽然叹了口气,我看着他眨巴眼睛,他很无奈地冲我笑,然后小声说:我觉得我们结婚后,都没什么一起做的事了

我:哪有,我们一起做爱、一起逛超市、一起吃饭……

他打断我:这些都是日常生活,我们没有memorable的新婚共同回忆

这一个月,他只有每天下班后和周末,才能和我说上几句话(他绝对有夸张的效果,这里面明明也有他日常在家工作和我抱床上聊天的时候嘛)

我俩又聊起了陪伴的问题,聊为什么他会觉得我好像缺席了。我跟他坦白,因为我2月开始到现在人生发生了结构性的巨变,离职创业加上结婚,大起大落的,觉得自己精神还没散,也是因为有他在给我撑着

我聊着聊着情绪一上来,眼泪开始哗哗往下流,我也不是委屈或者生气,我就是情绪起伏一大,人就会生理性流泪,所以我一般不和人吵架,避免我气势汹汹地准备开口,眼泪就流下来了

他看我哭赶紧给我擦眼泪,跟我说宝不哭,度蜜月我不能让你哭。我说我知道,但我控制不住,既然哭了,就把之前没哭的一起哭完吧

于是他抱着抽纸盒,搂着我,给我递纸巾,趁我不注意,凑上来亲我脸颊,我推他,他不听,捏着我的脸蛋,吻住了我的嘴

我亲了一下就弹开了,哭得鼻塞,再被他堵住嘴,真得是要命

我俩嘤嘤嗒嗒地说了大概一个多小时,聊了很多这一个月的感受,他说了我才知道,他看我这段时间不理他,心里也怕我后悔结婚了,但又不敢问,只能自己琢磨,所以蜜月花了好大心思

我说我也是精神压力很大,我才刚起步,他已经小有成就,这个差距追不上,放在那看着人也很焦虑,尤其是遇到问题后,和他的状态一对比,那种失落感很强,所以也不敢跟他请教,怕被说愚蠢,自信心受打击

我们说这些的时候,他抱着我躺在沙发上,扯掉了我的绑带上衣,手很不安分地在我身上来回揉捏,我能感觉到身后有一个硬物正在慢慢苏醒

我一个翻身压在他身上,看着他看着我,我说宝,如果我陪你去雨林玩,中间不舒服了怎么办?

他:那就立刻停下打道回府

我:那如果万一我真得要进医院怎么办?

他:首先,我不会让你有事的,其次,我查了,医院很近,开车10分钟

他认真地抓着我的肩膀,看着我,像是在用尽全身的力量告诉我,没事的,你不会有事,我看着心头一热,说实话,很安心

我:那你也陪我做点我想做的事吧宝

他:好啊,anything

我:陪我去做次全身spa

他渐渐露出苦笑轻轻抗议摇头:咱能不能换一个

我说不行,来之前,我们说好,我去做spa,等我,但现在让我去雨林,那你也得有点表示

他是这辈子从没做过那种全身按摩,之前带他去体验过一次,按摩师手刚放在他背上,他就开始嚎,嚎得太凄惨,我没让人家按摩完,他起来穿上衣服就往外跑

我说我也想陪你,那你也陪我一起spa吧,我们一起享受一些quality time,他看着我笑的很苦,上次的记忆估计再次在他脑海中浮现了,他慢悠悠地推开说他要考虑考虑,我说行,听你的宝,吧唧在他嘴上亲了一口

他笑得憋屈,但很快振作:你说的,要是我做spa,你就去雨林

我点头看着他做了很长一个深呼吸,他起身拉着我:那赶紧趁咱们谁都没后悔前,去把活动时间预约了


0 則留言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