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Mafiana

恋爱回忆07·感觉他在下很大一盘棋

那晚时间过的无比慢,他离我实在太近了,只要伸手就能把我揽在怀里的距离。


可又偏偏,他什么都没有做,只是时不时的,用手触摸我的手臂的皮肤,让我身上残留着某种余温。


我知道他在试探,也很心动,心底期待着,如果我们发生点什么,会怎么样?


但我直觉上的认为,不会怎样。


当时的我,自认为在他心里,还达不到多重要的地步,他可能是图一时刺激,也可能是寂寞了,不论什么原因,他不过是需要我,在此时此刻满足他的欲望。


仅此而已。这或许对他来说,就是一夜的快乐。


但对当下的我而言,如果这晚我和他睡了,带给我的,却是很深情绪影响。


我甚至可能会因为上头,产生不切实际的期待,这对一个没工作的家里蹲来说是致命的,非常耽误赚房租水电生活费。


而且,女人真的很容易陷入对恋爱的幻想,我了解自己,我肯定不会满足于只和他睡一觉。


我会想要更多我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,那时候一旦陷进去,总是经济实力更强、更不在意的那一方,更容易抽身离开。


我显然不具备这样的底气。


我深知自己和他处在不同的人生阶段,他财富自由潇洒人生,我却在人生低谷里求一个出路,他说得没错,我没工作,活的跌跌撞撞。


所以,我现在哪有功夫心力和他玩这种暧昧游戏,我玩不起、输不起、也试探不起。


这种深深的无力自责,混着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期待,让我犹犹豫豫到现在,最终无法拒绝他。


再这么下去,我又会因为一些不切实际的感情,耽误自己的人生。


那一刻,我忽然清醒。


我需要先把工作放在第一,和他这么吃喝玩乐地耗下去,没有任何结果。


我打开手机,时间晚上十点,我说,我明天还要面试,先回家了。


他有些诧异,停了一会儿,还是说,我送你吧,现在疫情不安全。我说不用了,谢谢,我自己回。


临走前,他和我说,等我做点新菜品,到时候再来吃。


我说好,但近期不要约我,我要好好找工作了。


我强行拉自己从他舒服的沙发边站起来,穿好衣服和鞋子,拿着包,转身看到他靠近,我退到门边,与其说是说给他听,不如说是在提醒自己,说:我和你不一样,我还得赚钱养活我自己,得找工作。


他贴的我很近,把我逼到门边:你找工作和闲聊吃饭互不耽误。


我脖子一梗,气势上绝对不输:对我来说是耽误的,我做不到一心二用。


他皱眉:你真得需要那么多钱吗?


我笑,语气略微讽刺:当然啊,你不就是我最好的榜样吗?


他被我问住,半依在门框边,帅帅的,低头看我说:好吧,希望你成功,有需要我帮忙的跟我说。

我说好的,转身离开。


回去的路上,这晚的事在我脑子里回放了一遍又一遍,我知道我绝对会后悔自己的选择。


但理智上,我觉得我这次做出了一个成熟的、对自己负责的决定。


是呐,我是唯一对自己人生负责的人,这次不能再傻乎乎地把主动权交给别人了。


之后过了三个多月,中间接过几个offer,我自己拒了一两个,有的不确定会和他讨论一下再做决定。

嘴上不说,心里挺感激他的。


每次我有什么问题,就算是一句短短的疑问,他都会发好几条语音方阵给我解答。


我怕听他声音上头,每次都转文字,但时间久了,也觉得麻烦,最后我俩干脆只发语音消息。


很明显感觉到,他在毫无保留的交我怎么应对,如何去和人谈判,如何处理人际关系。


我心里知道,他在用行动证明,他之前说帮我并不是口说无凭。


以前那种无法开口的枷锁感如今变成了有事说事的直白沟通,是我喜欢的模式,高效且简单。


在不知不觉中,我在他和他说话时,那种害怕自己上头的感觉慢慢消失了,我也似乎放下了某种潜意识里的防备,有时遇到觉得他会感兴趣的事,会第一时间想到他。


我们都没再提吃饭的事,在我看来,有些话,其实电话里就能说清楚,见面,只会给自己增加不必要的烦恼。

我还是会时不时想起,如果当时睡了他,一切会变成什么样。


而他每次给我分析问题,指点我的时候,我依然会感觉到一丝莫名的心动,但我把这个感觉很好的收了起来。


像他说的,心动也有可能是性冲动,而我当时对他的感觉,也可能是一种没睡到的性冲动。


这期间,我运气不错,找到了一个恰好需要我技能的工作,快速上岗,圣诞节前一周入的职,公司环境很好,同事也都很给力,至少大家是真的想解决工作问题的。


疫苗也在那个时间出来了,我能感觉到身边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,尽管有点害怕疫苗副作用,但还是有小伙伴迫不及待准备去打疫苗。


那年圣诞,是我印象中,特别忙的一次,新工作、打疫苗、还有和他的日常聊天…中间弟弟诈尸的联系我,问我近况。


带点暗示的意味问我要不要在家里吃个饭。


我开玩笑说,你疫情之后,booty call技术都下降了,现在这么委婉了吗?改去家里吃饭了吗?


没想到弟弟一本正经地说,我从没请女生到过我家里来,你是第一个,姐姐。


我当时听着,忽然就有了压力,我说那你应该把这个机会留给你未来的女朋友,不要随便带女孩回家。


他说就是吃个饭,不理解我为什么这么说。我说,我们肯定要做的,但咱们都没喜欢对方到那个地步。我不会希望你每天住的地方,留下这种和我不上不下的做爱回忆。


弟弟和我磨了一会儿,我当时也是魔怔了似的就是不答应,弟弟最后只好松口:姐姐,你其实根本不喜欢我吧。

我终于承认说,是的,好色而已。


弟弟有些遗憾地叹息:那好吧,祝你幸福。


我删除了那个对话框,还是专注工作吧。


入职一周后圣诞放假,赶上长周末,正好可以名正言顺窝在家里,拿着工资还能躺平,这种安心自由的感觉,太美好了。


圣诞那天傍晚,他问我要不要出去吃点好吃的,当时很多地方都开放可以堂食。


可我有点抗拒,抱着被子和猫,电视里放着真爱至上,和室友煮了红酒,我不想破坏这份美好的气氛。


我:我担心传染,不去了,让我在家快乐一下。

他:你和我吃饭不快乐吗?

我:这是不一样的快乐,我需要休息,外面还有病毒呢。


他慢条斯理:你之前说的,拿到工作请我吃饭,饭呢?

我赶忙解释:请的,肯定请,但先过个节好不好?可以过完节再说。

他:那明天?


不知为什么,他给我感觉很着急。我当时喝了不少红酒,人又微醺,抱着我家猫,举着电话,摇头晃脑地说,你啊,就是想睡我。


他沉默了好久,问我:那你有把我当男的吗?


我呵呵笑着,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就像他没有回答我的一样。

他见我沉默,问我,你是不是醉了。

我嘿嘿笑着,倒在了沙发上:我偷偷喝了半瓶红酒。


他:少喝点吧,吃药不能喝酒。

我:我药停了,我觉得我好了。

他:找到工作不焦虑了吗?

我:嗯……心情舒畅。


他电话里的笑声撩的我很舒服,性感又深沉,听他长呼一口气,我心都微微颤了起来:你就是担心的事情太多了,总喜欢东想西想,其实事情本身很简单。


我撇嘴:事事顺心的人才会觉得什么都简单,我必须要考虑清楚所有的选择和结果,还有备选方案。因为我的事情永远会出岔子,人生不顺,我得时刻做好准备。


他笑,声音像贴着我耳朵喘气那样,带着点哼哼的鼻音:那和我吃饭会出什么岔子?


酒精上头,我人已经晕在沙发上,微微喘气,感觉天花板都在转,背景的电视里放着圣诞歌,暖风吹的我脸颊热乎乎的,像发烧了一样,室友抱走了我的猫,丢了个枕头给我。


我一时脑热,想着也是,最差又会怎样呢?现在底气足了,怕什么。


我:行吧…还要看电影,这周请你吃饭。

他:这周还剩两天,所以,明天?

我:周日吧。


因为周六约了朋友逛街吃饭,我有点不太情愿在周日约他的,难得赶上圣诞三天连休,我却两天都在外溜达,只留了一天给自己在家休息。


周六下午我和朋友逛街,他发消息问我在哪儿,我说在城里,他说他也在城里,我们对了一下坐标,发现离得很近。


他直接打来电话问我,你下面有什么计划。我说,回家去超市,因为明天要和你吃饭,所以我得今晚去买菜。

他:那你别动,我去接你。我说不用了,我自己回。


他坚持:我顺路,一起吧。我想也行,省着朋友绕路送我,便答应了。和朋友说,有人来接我。我朋友问我是哪位?


我:是那个你说看起来不像好人的哥哥。


朋友表情暧昧:哦,主要是他看起来很想睡你。我被说的语塞,只能打着哈哈敷衍过去。


朋友:你别和他走太近,没工作、天天吃喝玩乐的男人,基本都不太靠谱。


我连忙说,没有,他人挺靠谱的,找工作帮了我不少,可能说话太严肃,看着凶。


她冲我笑笑没说话。我俩站在路边等他,朋友帮我一起找他的车,我张望着也没找到,附近有停车限制,所以怕他到了也不能停,刚好他发消息说:街对面,xx(这里是车名)。


我抬头看到一辆非常显眼的车停在了街对面,他降下窗户冲我招手。


他的车又升级了,比之前那个再高了一个级别,光停在那,都吸引着路人的视线。我朋友看了一眼那车,很淡定地拍了我一巴掌说,赶紧去吧,灰姑娘。


我笑:瞎说啥。她说:u will see.


「我朋友后来回忆时,补充了她当时的心理活动:oh mine, you guys are Sooo gonna fuck tonight. :) 我谢谢您」

0 則留言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