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Mafiana

那些设目标就能做自己的屁话

4.4万粉啦!

收到了不少留言,感觉大家在人生选择上都会有些紧张和不安


其中最大的不安感,来自于,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,不知道未来到底在哪儿,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


但是啊,宝们,这个问题本身,它就是没有正确答案,没有规则,没有逻辑的;你如果硬是想着去寻找一个你能一直参考的标准答案,那最后你找到的可能只有焦虑


有时候我也在想,按部就班的去计划自己的生活,看起来保守安全,但会不会因为太稳了,完全体会不到原本该有的快乐?


这感觉就像你谈恋爱的时候,大家都知道三次约会后大家一定会确认关系,确认关系后会立刻上床,约会一年以后计划结婚……


当感情中每一件里程碑式的重大事件,被按照项目日程规划出来后,我们好像都变得很麻木,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,不过是领个证,不过是找了个工作,不过是搬去了另一个城市,不过是异地


以至于,当我们意识到这事是大事的时候,连自己都觉得在小题大做

按计划,我们该上床了,但我其实不想怎么办?按计划,我该结婚了,但我其实并不想结婚呢?


我见过太多的人,在没有明确知道自己想法前,跟着框架计划走,当醒悟过来“这可能不是我想要的生活”时,二胎已经两岁了


就像离婚律师经常说的:没想好就别结婚,结婚了怕后悔,就别要孩子


一旦你commit了,时间越长,越难分割,财产分割、抚养权归属,更别说,还有情感分割;这也是为什么我和我心理医生经常聊,七年以上的恋爱分手,难度不亚于离婚


但是我今天想聊的,不是这表面上看起来规划清晰,目标明确的人生方式,我想说的是这看似清晰明确的背后,那些被裹挟着,无法反抗,甚至只能被安排的无力感


因为我以前以为我知道自己的目标和规划,结果毕业之后我发现,我以前想的那些,多少有点人云亦云,它们看起来毫无支撑感,且让我经常自我怀疑,我真的愿意做吗?


这些计划和目的带来的自我掌控感,对于毫无自我清醒认知的我来说,多少是为了一个大目标,在一点一点蚕食和牺牲原本的自我


就像婚姻,一开始,你是多洗一个碗的事,慢慢地就会变成家里你负责洗碗;也像是SM,一开始,你只是脱光了衣服做点羞耻的事,慢慢地会变成放置play,强制高潮(当然也很爽)


边界和意愿,在一点点的模糊


有些人觉得没关系,婚姻嘛,就是相互让步;SM嘛,爽就完了


但我不是有些人,可以前的我,就算知道,我也没办法说出具体差别123,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关系,长期的一点加一点的牺牲,最终剥夺了我们对于自己情绪和想法的感知


就像小时候,我妈为了让我学习,当我面砸烂了我的手机,撕烂了我的日记,删除了我写的投稿文章(好像稿费可以赚到1200),而我当时,没有任何感觉,不哭不闹,甚至觉得,这事好正常,甚至是我应得的


这事我和几个朋友说了之后,她们都很震惊,觉得我情绪管理一流;不是啊,我是感觉不到情绪,才会这样的


有些事忽视久了,会彻底忘记自己曾经到底过是为了什么走到这一步的,会想不起来,你到底愿不愿意这么做


为了一些似乎是为我们好的目标,我们不得不压抑起自己的不太情愿的情绪,在反复的自我麻木中,朝着一个理所应当的结果走去


以至于我们总是在看着那个很大很美好的目标,上大学就好了,找到工作就好了,结婚了就好了,买房了就好了


但事实上,在你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,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生活状态,自我追求这些之前,就算你每一个目标都达标了,你也未必快乐


我前前同事和她老公之间存在着严重的生活方式不合,最终两个人沟通下来,他们觉得生个孩子就会好,大家会为了孩子各让一步,但最终因为孩子出生后,带娃的压力太大,她患上了产后抑郁


这事让我意识到,生孩子是个人生重大决策,要谨慎

以及,不要用孩子转移你们关系中本就存在的冲突

相信我,孩子也不会快乐的(我曾经就是那个娃)


现在是一个信息过载的时代,我们口中的目标,不再代表真的能实现你的自我价值认同;有些目标,可能只是你身边的环境加在你身上的枷锁,甚至会和你的个人价值感冲突


也许我们只是想做一个自由的单身青年,但偏偏有人觉得你应该以结婚生二胎为目标

也许我们只是想做一个躺平且钱够花的普通人,但偏偏有人觉得你应该再加把劲卷工作

…………

总有人会觉得你选择的生活,是不对的,不应该的,不可取的


但如果真的去说我不想做,这里面有问题,又会惹来旁人鄙夷的眼神,我们最怕的就是不合群,最怕成为那个出头鸟,那个众矢之的


所以,我们把自己缩起来,压抑起自己内心的那点渴望,在外面的声音和自己的声音间左右为难,无比难受


我们也会错误地以为,只要我达到了这个大家都在做的事,我也会感觉好很多


不会的,自洽自爱的根本,是接受你自己的原有观点,承认你的想法比别人的重要,拥抱那个可能会鹤立鸡群甚至完全不从众的自己


如今的目标,真得只是一个目标,在你赋予它自己的意义之前,什么都不是


就像我中学一直被告知,朋友少没关系,不娱乐没关系,不参加社交活动也没关系,愤怒沮丧难过,都没关系,不要去管它,这一切只要上了大学就好了


“你现在这个样子,就是因为你没有追求,没有目标”

这话我听我老师说了无数遍


但是老师嘴里的这些话,无非就是,要成绩好,要听话,要好管理,和你的个人价值定位,和你的想法没什么特别关系


要让我现在去回顾,这些所谓的好好学习,上了大学就好了的事,不过是高中没有解决的问题,重新延续到了大学,再从大学延续到毕业,再从毕业延续到你工作后的时日


以前也好,现在也罢,xxx就好了的想法,在我看来,不过是在用那些看起来像那么回事的目标,来转移自己当下内心的危机和焦虑


更没人告诉我,这种无视内心去关注所谓的成功目标,它其实靠运气


它赌的是,如果我能一直保持顶尖的优秀,一直孜孜不倦的往上爬,登上塔顶,功成名就,那我曾经的危机和焦虑感,都会烟消云散


但现实是,我可能在半路人就报废了;就算我登上去,我可能也要面对新的焦虑和危机;更何况,一直走花路的人,很多可能直接生在罗马


大部分的人,包括我自己,不过是前仆后继地去达到一个看似绚烂且不属于自己的终点,却在半路就被燃烧殆尽


用一种几乎是自我牺牲的方式去换取一个几乎不太现实的高回报,赌博可能都比这好一点


同时,我们的心理容量对这些视而不见的情绪,是有限的,大部分人撑到20多岁后,会彻底爆发(至少我是),焦虑,恐慌,抑郁……等等


当一个人在这些目标追逐中陷入太久后,就算全身都在响警报,提醒你撑不住了,我们依然会去在意:工作是否能赚很多钱,背景资历是否很厉害,外表是否足够惊艳,生活是否看起来井井有条……等等


就像你都快被自己的情绪反噬给淹死了,还在努力假装是个正常人微笑着说,我觉得你说的不对,我明明过得很好


我一开始做为了自己爽的事,纯纯为了保命


因为我心理医生说我如果再不关照自己的情绪感受,可能会再panic attack进急救,尤其是当他跟我说:也不要担心进急救,你顶多昏过去,医护人员把你晾一会儿你就好了


我看到急救费后面的零,想到他说的这句话,这个心情……我觉得不行,不能允许这样的事继续发生了,我得自救。人就活一次,不能把钱都留给医院


所以,我开始意识到,就算别人追逐的目标看起来灿烂美好,但只要这目标没让我灿烂,它就与我无关



就像小红书上吹得天花乱坠的限定护肤品,你用了可能也就那么回事,甚至还过敏


偷偷留言说,这个不好,我用了过敏,人家说是你皮肤不适合这个护肤品


与其去为了那看起来大家都在追逐的美好目标努力,不如问问自己,这东西真的适合我吗?

我真的需要、想要、一定得要吗?

这是我想做的事?

还是身边人都在做,所以我才做的事?


我们不是在怕自己判断错误,我们是怕如果面对失败,被否定的情况,我们无法承受一个错误答案对自己造成的结果


宁可跟着所谓的公式走,宁可去网上搜“如果对方说要不要一起吃饭,我该怎么回”,把判断我们行为对错的标准交给了一群嗓门更大的人,大到足以盖住自己的声音


这也让我们选择性忽视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,忽视自己实际想做的事


害怕得不到一个自己想要的结果,而选择去追求一个大众标准下看起来像那么回事的目标


相信我,任何这些公式化目标追求,只能帮你赢得一个场面上好看结果,但并不会让你在意的事情有任何起色


你需要有自己的声音


就想我妈现在经常跟我说,你就活这么一次,想干啥干啥吧


也像我朋友说的,人生嘛,总得皮那么一两下

0 則留言

相關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